资讯 谈论起你青春的梦想我心上响起驼铃——周洋:海上书缘选段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7日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资讯 谈论起你芳华的胡想,我心上响起驼铃——周洋:《海上书缘》选段

  雨露长年尽,薪传几代人

  ——与两位“陈先生”的疑惑之缘(选段)

  “80后读书人”周洋酷好读书,自高中时便盲目的阅读各类名著。工作后,他操纵歇息时间,不竭收支各类文学勾当。他学思并重、见贤思齐、三省其身,健壮了各类读书快乐喜爱者,构成了一个优良的读书情况。他与两位文坛分量级人物——陈思和传授与陈子善传授了解于多次演讲的会场,并成为了伴侣。正如他在文中所写“在我的书房里,有四小我的书是特地用书架上的一格来存放的,此中现代作家是两位“周先生”:鲁迅和周作人,一门兄弟两文豪。现代文坛则是两位‘陈先生’……他们都是各自研究范畴里著作等身的分量级学者,也都是爱书写书教书的育人者,更主要的,他们都有着一颗关爱青年的师者仁心。”

  在周洋的《海上书缘》中,《只为传送人道的温暖——陈思和先生印象》和《上善若水真名流,扶携提拔晚进显风流——陈子善先生印象》两篇写得即是他与两位“陈先生”的疑惑之缘。

  ↓陈子善(左)与周洋(右)

  ↑陈思和(右)与周洋(左)

  只为传送人道的温暖

  ——陈思和先生印象

  在与陈思和先生的交往中,我能强烈地感遭到,他是一个有着宽广胸襟和淑世情怀的人,具有盲目的文化担任精力,实其实在地践行着学问分子的义务和任务。他的价值观和人心理想,深受巴金先生、贾植芳先生等老一辈学者作家的影响,对糊口、对文学、对学问都有着发自心里的火热的爱。巴金先生终身的抱负就是“生命的开花”,贾植芳先生毕生的追求就是“把人字写规矩”,他们在物质糊口方面没有过多的奢求,可是在精力层面,一直保留着一份果断的信念,一种崇高的风致。陈思和已经在悼念贾植芳先生的文章中,动情地写下如许的文字:“坦荡,这是我从先生身上最强烈地感遭到的一种质量。我们今天常常劝人走好终身的路,用‘清洁白白做人’来勉励本人或者别人,但我感觉,做个坦坦荡荡的人,比做个清洁白白的人,愈加顽强和不容易。清洁白白,能够从消沉的立场上去拒绝和抵制这个社会上的浑浊;而坦坦荡荡的人是无所害怕的人,他就是一脚踏进了污泥浊水,他仍是可以或许坦坦荡荡,哪怕他坐在牢狱里,受千百人的辱骂、侮辱、毒害,他仍然是个仰俯无愧的人。”

  此刻,我能够说,陈思和先生所垂青的,就是对巴金先生、贾植芳先生那一代学问分子精力和风骨的传承。他地点意的,永久是人格的健全,思惟的发蒙,道德的完美。而他所做的,就是要把人道的温暖传送给青年人。正如冯友兰先生所言:“人类几千年堆集下来的堆集,真是如山如海,像一团真火。这团真火要靠无限无尽的燃料继续添上去,才能继续传下来,我感受到,历来的哲学家,诗人、文学家、学术家都是用他们的生命作为燃料以传这团真火。”

  走笔至此,我不由想起陈思和先生赠送给我的、他“很垂青的一本好书”——《贾植芳先生留念集》。这是一部轻飘飘的大书,高雅的装帧,细心的编选,看得出,他倾泻了大量的感情和心血在此中!在书的扉页,他用钢笔题写了一首五言律诗,我查阅了手边的《鱼焦了斋诗稿初编》等著作,均未收入此诗。这首诗既是对恩师贾植芳的怀思,亦可视作他的一片心声,用在这篇小文的竣事,真是再合适不外了。

  天恸泰岳颓,两度失尊亲。

  雨露长年尽,新传几代人。

  铁窗锁铁骨,仁爱宅仁心。

  仰恤先生在,履行示遗音。

  注:本文为《只为传送人道的温暖——陈思和先生印象》选段。

  上善若水真名流,扶携提拔晚进显风流

  ——陈子善先生印象

  子善先生为人潇洒,性格热情,与浩繁耆宿大贤、海外学者结为君子之交,在文化圈内广有人脉,且乐于扶携提拔后辈,良多人都曾获得他的悉心指导和无私协助。糊口中的陈子善诙谐诙谐,视青年报酬伴侣,乐于测验考试重生事物。他爱刷微博,具有浩繁的青年粉丝,是不折不扣的看法魁首。他爱猫,家里有三只可爱的猫咪,深受网友们的喜爱,他的微信伴侣圈每天必有一句“猫宁”问候,配上一张风情万种的猫咪靓照,看后让人不由莞尔。自从有了微信群中拍卖旧书的新弄法后,子善先生又成了第一批尝鲜者,他目光独到,出手凌厉,却又极重情义,礼让有加,让人隔着屏幕就能感遭到他爱书的“凶猛”和谦谦君子之风。

  我非文学研究圈中人,与先生的交往,完满是由于爱读他编著的书、爱听他的讲课才结缘。回忆起来,2012年炎天,我曾有幸给他当了一回姑且“助教”,或可看做我与陈子善先生的订交之始。那是8月初的上海,正值盛夏炎暑之中,应沪上教育机构“国粹新知”的邀请,子善先生来到位于威海路上的静安书友汇,分两次主讲“张爱玲作品之原始风貌”。为了这两场讲座,他细心预备了四十多张扫描书影,对应着张爱玲作品第一版本封面、版权页、插图、手稿以及信札,良多都是罕见一见的珍稀史料。他引述法国粹者热奈特的概念,将这些称之为“张著”的“副文本”,此中储藏着关于作者创作、作品出书以及名家交往的丰硕消息,大有可研究之处。可惜的是,这些书影是由陈先生的学生协助扫描的,他本人操作电脑还不熟练,而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又因故迟到了,此时急需有人在陈先生讲课时来为他操控电脑。幸运地是,当天我差不多第一个来到讲座现场,于是毛遂自荐地揽下了这个活,按照子善先生的讲课节拍,当令地将书影播放到大屏幕上,完美完成了指定使命,当了一回姑且“助教”。

  那两次讲课吸引了良多听众,现场济济一堂,反应出奇的好。子善先生对我的工作似乎很对劲,随兴和我聊了一些关于书的话题,并在第一次课后就确定由我担任下一场讲课的“助教”,继续操作电脑共同他的讲课。我带去了他的好几本著作,也都逐个题词签名以作留念。此中好几本都是我收藏已久的亲爱之书,好比,《密语张爱玲》是我读大学时淘旧书所得,他在扉页题:“一个良知就像一面镜子。录张爱玲‘密语’为周洋题 编者陈子善 壬辰夏”。《回忆梁实秋》是书友孟兄赠我的一本好书,印量少少,先生在扉页题:“此书无序,应有序,出版后竟未印入,可叹!周洋弟存念 陈子善 壬辰夏”。说的是此书本该有一篇序言却漏印之事,那么序言为何人所写?何以未印入?看来又是一段值得考据的掌故轶事。后来一个偶尔的机遇,我读到了天津书友刘运峰传授撰写的《再请陈子善传授签名》一文,提到了关于这本书的第一版本因义务编纂大意,未将子善先生写的序文印入,从而解开了我的疑问。我最垂青的仍是《猫啊,猫》,这是一本关于猫的散文合集,通过子善先生的搜罗编纂,一册在手即可将猫之美文一扫而光,怎能不叫人珍爱。子善先生既爱猫又爱书,天然对这本“猫之书”青眼相待,他在书前衬页题写了如许一段话:“若是你能与猫亲密共处,也许你就懂得了爱,懂得了理解,得了尊重,懂得了怜悯,懂得了宽大。为周洋书友题 陈子善 壬辰夏季”。这段话我越读越喜好,子善先生多年爱猫养猫,从中悟出的曾经是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道,也是人与本人的相处之道啊。

  注:本文为《上善若水真名流,扶携提拔晚进显风流——陈子善先生印象》选段。

  ——听名家谈巴金(选段)

  “80后读书人”周洋酷好读书,自高中时便盲目的阅读各类名著。工作后,他操纵歇息时间,不竭收支各类文学勾当。他学思并重、见贤思齐、三省其身,健壮了各类读书快乐喜爱者,构成了一个优良的读书情况。他在巴金故居主办的“憩园讲坛”系列讲座中,现场倾听了《人民日报》资深记者李辉先生谈谈巴金这位文坛巨匠,感触感染巴老的人格魅力。在思南读书会上,他和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成为了伴侣,又在周立民先生的讲座上“‘走进巴金的家’,通过‘家’的视角去探索一位伟高文家的精力世界。”

  在周洋的《海上书缘》中《他的抱负是生命的开花——听李辉谈巴金》和《作为文化宝库的一个家——听周立民讲巴金和他的家》两文即是记实他所加入的这两场讲座。

  ↑李辉(左)与周洋(右)

  ↓周立民(左)与周洋(右)

  他的抱负是生命的开花

  ——听李辉谈巴金

  拿起笔,讲实话,把心交给读者,这是巴老真心真情的天然吐露。在巴老的笔下,小我所受的磨难一笔带过,着墨寥寥,文革中的良多场景大概让他一生难忘,但他却没有让情感化的宣泄占领笔端,而是从民族文化、从人类文明的高度来反思这场十年大难。他的反思是理性的,负义务的,是有着忧患认识的,对社会命运、对国度前途的思索和诘问,都是振聋发聩的警世规语。对于和他一样履历过文革的老作家、老艺人,他以老迈哥的身份协助他们,劝慰他们不必再纠缠于小我的得失,而应爱惜时间,拥抱新的糊口,拿起笔来继续创作,反思文革之痛,切莫让悲剧再度重来。不难看出,巴金是站在比同时代人更高的高度来认识文革这段汗青的。

  李辉为巴金的终身画像,认为巴金不只是一个文学家,创作了很多家喻户晓的文学典范,他更是一个有良知、有担任的学问分子,对国度、对社会充满了爱和义务感。巴金的良多思惟概念,好比“讲实话”,看似简单泛泛,可要放在其时的汗青布景下去理解,就能晓得这三个字的分量非统一般。再好比,巴金对通俗读者的关爱也让人感佩,他尊重、善待每一位读者,即即是晚年在病榻之上,还不忘签名赠书给喜爱他的青年读者。还有家乡小学生写给他的信,他都很是珍爱并逐个保留,如许一种赤忱纯朴的大师风采,使他成为中国文坛当之无愧的道德星斗。

  这两次讲座让我愈加全面愈加深切地舆解巴金和他的《随想录》,同时也如愿以偿地收成了李辉先生的著作签名本。我带去的《巴金论稿》第一版本,一版一印仅3970册,出书距今30年仍触手如新,扉页还有陈思和先生1986年题赠朋友的签名,是用蓝色圆珠笔写的,缘由在于这本书的扉页是深色的纸张,黑色水笔写上去了无印迹,阿谁年代的出书物经常做如许的设想,我就碰到过很多多少回。李辉接过书,我只好请他在版权页签名,他提笔写下“这是我的第一本书!李辉 2016.7.23”。在人民日报出书社2011年出书的《巴金传》扉页,李辉写道“生命的开花!李辉 2016.7.23”,边写边说:“这本仍是毛边本,其时做的毛边本数量不多,我带了一些到上海来的,此刻不太容易见到了。”

  注:本文为《他的抱负是生命的开花——听李辉谈巴金》选段。

  作为文化宝库的一个家

  ——听周立民讲巴金和他的家

  由周立民来讲述巴金的家,真是再合适不外的人选。自从上海巴金故居留念馆筹建以来,周立民就不断担任着常务副馆长一职,具体组织实施巴金故居的急救、拾掇、补葺和研究工作,同时他也兼任巴金研究会的常务副会长,在留念巴金、研究巴金、宣传巴金上投入了庞大的精神。近年来,他厚积薄发,出书了多部关于巴金及其生平的研究专著,将与巴金相关的各类展览办到了杭州、西以及日本东京等地,取得的成就和反应众目睽睽。能够说,巴金终身中栖身时间最长的“家”——上海武康路113号,就是周立民每天工作和研究的处所,耳濡目染,念兹在兹,对于巴金的家,他最熟悉也最有心得。

  讲座中,周立民从三个条理来论述巴金先生的“家”。一是物理空间层面的家,包罗巴金从家乡四川到上海所栖身过的遍地居所,以及他们家的花圃、家具等物质形态的家。二是回忆世界里的家,即巴老的家庭和家里家外的故事,以及在他的作品中通过文字传播下来的关于家的回忆。三是文化宝库意义上的家,巴金生前留存的大量的文献材料以及此中所包含的精力财富,无疑是一座有待开掘的文化宝库,这一点可能会被人们所忽略,但跟着时间的推移,其价值愈发凸显,逐步成为汗青长河中的巴金之“家”最闪光的一部门。

  爱是家庭幸福的基石,巴金的家为我们揭示了爱的真理。他和夫人萧珊的成婚典礼简单,居处简单,饮食简单,糊口简单,没有奢华的婚礼和光彩,也没有锐意制造的浪漫与情调,可是他们一辈子相濡以沫,恩爱如初,萧珊故去后,她的骨灰还不断放在卧室的床头陪同巴老直到他归天,这与那些轰轰烈烈秀恩爱没过多久又满城风雨闹离婚的人比拟,事实哪一种婚姻代表了真正的恋爱,相信人们自有判断。此外,什么是好的家庭教育,这几乎是每一个现代家庭都在费心的工作。巴金和萧珊育有一儿一女,女儿李小林在《收成》杂志社担任社长,她为人谦善低调,糊口简朴而不事宣扬,以专业素养和敬业的精力做好本人的工作。巴金的儿子李小棠在市政协文史材料室工作,业余时间创作小说,他从未跟人提起过本人是巴金的儿子,以致于政协的带领在看望巴金时竟然不大白他怎样也会出此刻巴金的家里。巴金在《随想录》中主意“给孩子开导和诱导”、“人需要光和热”、“我们要记住本人的义务”、“良心的指摘比什么都疾苦”,他以本人的上行下效营建出优秀的家风和家训,这是留给全人类的伟大的精力财富。

  注:本文为《作为文化宝库的一个家——听周立民讲巴金和他的家》选段。

  谈论起你芳华的胡想,我心上响起驼铃

  ——记加入各类文学勾当(选段)

  “80后读书人”周洋酷好读书,自高中时便盲目的阅读各类名著。工作后,他操纵歇息时间,不竭收支各类文学勾当。他学思并重、见贤思齐、三省其身,健壮了各类读书快乐喜爱者,构成了一个优良的读书情况。周洋听讲座,更也情愿与大师一路上台朗读文学作品。在黄永玉作品朗读会中,周洋与浩繁出名作家、学者同台朗读。被排在第9位出场的周洋,朗读《我的梧桐》,体味黄永玉先生的心灵独白。在留念辛笛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诗歌朗诵会上,他朗读了辛笛的诗作《“代沟”上握手》,藉此表达对辛笛先生的崇拜之情。

  周洋的《海上书缘》中《你的梧桐也是我的回忆——我所加入的黄永玉先生作品朗读会》和《诗歌让我们在代沟上握手——我所加入的留念辛笛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诗歌朗诵会》记录了这两次勾当。

  ↓黄永玉朗读汇合影

  ↑王圣思(左)与周洋(右)

  你的梧桐也是我的回忆

  ——我所加入的黄永玉先生作品朗读会

  2013年是黄永玉先生九十诞辰,继“我的文学行当——黄永玉作品展”在上海藏书楼盛大举办后,10月27日下战书,由上海市作家协会、收成杂志社、巴金故居结合主办的黄永玉作品朗读会在外滩源壹号举行。黄永玉先生亲临现场,曹可凡担纲掌管,宋思衡钢琴伴奏,出名作家王安忆、赵丽宏、孙甘露来了,老艺术家焦晃、曹雷、童自荣来了,出名学者陈子善来了,香港导演杨凡、何冀平也来了,就连久未露面的片子演员龚雪也出此刻勾当现场……真是群贤毕至,蓬荜生辉。笔者有幸受邀参会,并在朗读会的第一篇章第9位出场,朗读先生的诗作《我的梧桐》。

  担任黄永玉作品展总筹谋的李辉先生曾说:“提起黄永玉,集邮的人会想到他设想的猴票,喝酒的人会想到他包装设想的酒鬼酒,画画的人会想到他画的猫头鹰、荷花,以至木刻《阿诗玛》······唯独忘了,在他的生射中还有文学。”黄永玉先生本人则说:“文学在我的糊口里面是排在第一的,第二是雕塑,第三是木刻,第四才是绘画。文学让我获得了良多的自在。”这不只是黄永玉先生的心灵独白,更是他用毕生心血在实践着的人生信条。读先生的诗歌、散文、小说,都能深切感遭到他这句话中所饱含的真情真意。

  我朗读的这首《我的梧桐》,是先生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时的所思所感。先生1924年出生于湖南常德,本籍湘西凤凰,那里的风气历来彪悍,却走出了良多富有“闯”和“创”精力的名家。好比,他的表叔沈从文先生,其家族中出了好几位兵马倥偬的将军,他却弃武从文,终成一代文学大师。黄先生追想湘西童年糊口的长篇小说《无愁河的浪荡汉子》,第一部《朱雀城》就写了80万字,可见家乡糊口对黄永玉他的影响之深。在这首诗中,作者寄情于亲手栽种的梧桐树,感慨光阴易逝,物是人非,抒发了对家乡的无限眷恋。

  注:本文为《你的梧桐也是我的回忆——我所加入的黄永玉先生作品朗读会》选段。

  诗歌让我们在代沟上握手

  ——我所加入的留念辛笛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诗歌朗诵会

  2012年12月2日,是出名的“九叶派”代表诗人王辛笛先生百年诞辰留念日。自10月份起,北京、上海等地就连续举办了留念辛笛先生百年诞辰的座谈会、图片展等勾当,以各类体例表达对辛笛先生的纪念之情。此中,以巴金故居12月1日在上海作协大厅举办的“怀思——留念辛笛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诗歌朗诵会”最为接地气,邀请了良多热爱诗歌的通俗读者读诗抒怀,藉此表达对先生的崇拜之情。我有幸受邀参会,并现场朗诵辛笛先生的诗作——《“代沟”上握手》。

  整场朗诵会,共分为三个篇章进行,别离对应辛笛先生晚期、中期和晚年的30余首诗歌作品。朗诵会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有上海作协副主席、出名作家赵丽宏先生的致辞,用散文化的体例表达了对辛笛先生的敬意。出名表演艺术家曹雷教员朗诵的《蝴蝶、蜜蜂和常青树》,豪情细腻而又充沛,音色温和而又醇厚,真是一种美的享受。辛笛先生的三女儿王圣姗因在美国未能赴会,通过视频用中英文朗读了先生的诗作《风光》。有一位曾在媒体工作的陆岐教员,登台朗诵辛笛的《病中杂咏》,现场展现了几张老照片,密意回忆起曾往辛笛先生贵寓拜访时的情景。我被放置在朗诵会的第三篇章第一组出场,朗诵辛笛先生1981年写于加拿大多伦多的一首诗《“代沟”上握手》。这首诗开首即用寥寥数笔营建了一个充满阳光、协调温暖的空气,作者和本人学生的女儿像是祖孙两代人在聊天,谈起芳华的胡想,既是小女孩的憧憬,也是白叟的回忆,如许的话题消弭了代际间的隔膜,使两代人在思惟上、感情上“握手”言欢。

  注:本文为《诗歌让我们在代沟上握手——我所加入的留念辛笛先生诞辰一百周年诗歌朗诵会》选段。

  《海上书缘》

  出书社:文汇出书社

  出书年:2017年7月

  编纂:张瑞琪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admin)
http://originemontagne.com/syj/446/